第一章 不开眼 !

作者:微笑何曾美 | 发布时间:2020-05-06 21:42 |字数:2130

    一列开往江洲的软卧车厢内。

    林双儿心烦气躁,坐卧不安,不时抬眼,偷偷打量坐在对面的男人。

    即便以她及其挑剔的眼光来看,男人也毫无瑕疵。

    刀削斧凿的面孔,浓密的眉毛,一双及其带有沧桑感的眸子。

    从他身上,林双儿仿佛能感觉到某种气势!

    一种能让天地震颤的庞大气势!

    这个男人,不正是她无数次在脑海中幻想过的后半生托付者?

    只是……让林双儿略微不快的是。

    接近二十个小时的车程,这个男人不是在假寐就是在看书,根本没有看她一眼!

    “喂!一路上都在看书不累吗?不如聊会天?”

    眼看列车就要到达终点站了,再不说话就没机会了。

    林双儿犹豫了好久,终于鼓起了勇气,开始跟对方搭讪。

    莫玄抬头,看了她一眼,一刹那,林双儿浑身上下不由得颤栗起来。

    这眼神,好冰冷啊!

    如同万年寒霜一般,冰封一切,就连夏日的阳光照在他身上都泛出幽幽冷光!

    “我不喜欢跟陌生人说话,请不要打搅我,谢谢!”

    莫玄开口,礼貌而不失风度,但是却不带有丝毫感情!

    此话一出,林双儿整个人都惊住了。

    想她乃是江洲市八大家族之一林家的千金小姐,天姿国色,从小到大从未缺乏过追求者。

    可如今,她主动搭讪,居然被嫌弃了!

    “那个……我叫林双儿,是江洲市林家的大小姐,下一站也就是终点站江洲了,你也是到江洲下车吗?”

    林双儿不愿意放弃,看着莫玄,她开始介绍自己的家世,希望能够用自己家族大小姐的身份来吸引一下莫玄的注意力。

    但这句话刚说完,猛然,啪的一声轻响,莫玄主动合上了书,随后,靠在坐背上,闭眼假寐,从始至终,没有看过林双儿一眼!

    “我……”

    林双儿要炸了,从小到大,她都如同一个小公主般,被人疼爱,无论走到哪都有一大批追随着跟着她的脚步。

    可现在自己跟一个男人主动搭讪,而且还被迫要用自己的家世去吸引对方的注意力,更重要的是自己付出了一切一切,居然连对方的一个眼神都没得到。

    她不愿意放弃,组织着语言,还想要说什么,但就在此时,猛然,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响起。

    过道处,一群大汉快步前进。

    看到他们的瞬间,林双儿的小脸瞬间变色,她一扭头,赶紧看向窗外,希望这些人不要注意到他!

    但……这明显天真了!

    为首那个衣着华贵,满脸放荡的青年不光注意到了她,还冲她呵呵笑了:

    “双儿,我好心请你吃饭,你却不辞而别,害我苦苦寻找,原来……你躲在这里啊!”

    “你……你怎么找到这里的!”

    看到青年,林双儿吓得脸色都变了,娇嫩的身体不由自主的就往后缩。

    “哈哈哈哈……我风鸣天乃是风家的长子,手眼通天,别说你躲在列车上,就算躲在飞机上,我也照样能找到你!”

    风鸣天哈哈笑着,脸上尽是得意,他转头,又从随从那里接过来一瓶红酒,拿过来一个高脚酒杯,往里面倒了一杯,冲着林双儿微微一笑:“林小姐,赏个脸,喝一杯吧!”

    “我……我……”

    看着那杯红酒,林双儿轻轻咬着嘴唇,这种情况下,即便是傻子都能看出来这杯红酒有问题,她又怎么会看不出来呢?

    “还是主动喝了吧,不然……让我喂你喝可就不好看了!”

    风鸣天嘴角笑意更浓,林双儿脸色涨红。

    这杯酒她不想喝,但是不喝真的能行吗?

    不由自主的,她朝着对面的莫玄看了一眼,心里真的希望这个时候他能站出来,哪怕并不会起到多大的作用,起码帮她说句话,她也就心安了!

    但她失望了,对方依旧闭眼假寐,从始至终甚至连眼皮子都没抬一下,眼看着风鸣天都把她逼到这个份上了,愣是一句话都没说,显然,他不敢管这件事!

    “好吧!我喝!”

    林双儿眼中含泪,看向莫玄的眼睛中充满了失望,抓起酒杯一饮而尽。

    “哈哈哈哈……好!林小姐真是好酒量啊!”

    风鸣天哈哈大笑,然后一边脱衣服,一边指了指依旧稳如泰山的莫玄:

    “来来来,清场清场,少爷我要办事了!你们都给我把好门!谁也不准偷看!”

    一群大汉笑着表示没问题,同时,冲着莫玄挥挥手,“小子,赶紧给我滚出来,坐在那装死人啊!”

    “死人?”莫玄轻轻笑了,随后猛然睁开眼睛:

    “你……见过死人吗?”

    这一瞬间,天寒地彻,冰封刺骨!

    明明是夏天,一群人却感觉有股子凉风从后背蹭蹭往上冒,忍不住缩了缩身体!

    “草!你小子不知趣是吧,赶紧给老子滚出来!”

    一人吼叫着,上去就拉莫玄的胳膊。

    砰的一声巨响!

    他进来的快,但退出去的速度更快。

    他的身体宛如一颗炮弹,狠狠地撞在列车墙壁上!

    紧接着,砰的一声脆响,车玻璃破碎,坚硬的列车墙壁凹出一个大坑!

    “这……这……”

    眼前的一幕将所有人都吓傻了,风鸣天更是狠狠地吞咽着口水,满脸恐惧的看向莫玄,冲着众人大声吼叫:“上!上!上!所有人一起上!”

    砰!砰!砰!

    两秒钟!

    只少不多,伴随着一声声巨响,一道道身影快速飞出,狠狠地撞在列车墙壁上。

    这一刻,就连列车墙壁都承受不住如此巨力,伴随着最后一道闷响。

    轰的一声,列车被撞开了一个大口子。

    刹那间,汹涌的气流灌入进来,卧铺内,所有的物品鱼贯飞出。

    “救命啊!救命啊!”

    风鸣天大叫,一只手紧紧地抱住沙发,艰难的朝着旁边移动。

    好不容易躲过了那汹涌的气流,他劫后余生一般,吁吁喘着粗气!

    列车依旧快速前行,在这汹涌的气流下,列车卧铺内可谓狼藉一片。

    任何物品都翻滚着从那个大豁口中飞了出去,唯有莫玄如同一座雕像般坐在床铺上,纹丝不动。

    看了看风鸣天,他摇头笑了,随后,他走到林双儿的身边,扶起她昏迷的身体,在她的后背上轻轻拍了一掌!

    “哇!”

    刺鼻的酒腥气传来,林双儿重新苏醒!

    而做完这一切后,猛然,列车的行驶速度开始变缓。

    江洲市,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