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我敢打你!

作者:雪在烧 | 发布时间:2019-06-06 01:24 |字数:2151

    平时高教授在邓家小心做人,无比憋屈,日子也平平淡淡过到了今天。


      不巧最近高教授老丈人——腾云集团的掌舵人邓家山患了精神类疾病,各种鼎鼎有名的中西名医都没有治好。


      最后邓家人将希望寄托在了山野偏方上面。


      各路人马,纷纷请出高人给邓家山看病。


      作为邓家山的女婿,高教授高鸿是老实人,平时接触的一些三教九流之辈不多,眼看身边的亲戚纷纷请高人出山,他怎么都要做点表示。


      急病乱投医,刚好昨天他就看到高飞展示了惊人的相术,觉得高飞有几分真材实料,便指望着今天高飞能够帮他撑一下场面,借此也向他那老婆表达一下自己对老丈人的关心。


      高飞心中有底了,高教授请他过来,只是做做样子,走个过场,并不是真要他给老爷子看病。


      高飞的心落地了。


      虽然《万寿道藏》里面包罗万象,但里面可没有治疗精神分裂的手段。


      跟着高教授一路到了兆祥大厦的顶层,高飞眼睛一亮,面前豁然开朗。


      这顶层设计成了小别墅的形式,上面有加盖一层楼房。


      周围全是草坪、绿植,还有大型的游泳池,只有一小块区域是办公地点。


      此刻一个老爷子,正精神萎靡的躺在躺椅上。


      几个男女神情紧张的站在一旁。


      一个身穿道袍,面色桀骜的中年道士,带着一个黑灰色的特质医药箱,一丝不苟的给老爷子扎针。


      “爸!”一看到老爷子,高鸿恭敬的喊了一声。


      “闭嘴!姑爷,老爷一个小时前昏迷了,张大师在给老爷子治病!”有人冲高教授阴阳怪气道:“你这么大声说话,是想要害死老爷子吗?”


      老爷子邓家山的不远处,站着一个梳着大奔头,面色桀骜的中年人。


      他此刻看着高教授的目光里,带着几分奚落和不屑。


      高飞眉头微皱。


      虽然高教授有点势利眼,可此刻,他居然心有戚戚,有点同情高教授。


      上门女婿,不管在哪里都不好做啊。


      “邓仁超,你别太过分!我请了大师来给老爷子看病!”高鸿嘴角一抽,对那桀骜中年人压抑着声音道。


      邓仁超?

      高飞目光一闪。


      上楼之前,他听高教授简单介绍过。


      邓家自从老爷子生病之后,分成三股势力,一股势力就是邓家山女儿、女婿高教授为首。


      第二股势力以邓家山的亲侄子邓仁超为首,掌控着腾云集团的金融产业。


      第三股势力是邓家的老人和一些跟随邓家山老爷子打拼的各大分公司负责人。


      三股势力中,又以邓仁超为首的势力最为财大气粗,最近一直在打压高鸿等人。


      “看病?就凭这嘴上无毛的家伙?”邓仁超轻蔑的目光,在高飞脸上扫过。


      “高鸿,一看就知道你被骗了。这种小年轻,能有什么本事?”他冲高飞跟高鸿,像是赶苍蝇似的挥挥手。


      高鸿一时气结。


      “一见面就吵,成何体统?都给我闭嘴!”人群中,一个颇有威严的邓家老者开口。


      高鸿这才忍气吞声,没有理会邓仁超后面的挑衅。


      此时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到了给老爷子治病的张大师身上。


      一枚枚银针,涂抹了一层红色的药物,径直扎在了邓老爷子的头颅各处。


      银针微颤,众人的心也跟着微颤。


      “嗬……”


      原本紧闭双眼,一动不动的邓家老爷子,喉咙里发出了一声轻微的低吟。


      “哈哈哈!张大师就是牛!”邓仁超眉飞色舞,说到这里,又扫了高飞一眼,鼻息里吐出一声冷哼。


      高飞倒是没有在意,他目光被邓老爷子吸引了。


      经过昨晚修炼,高飞丹田处的真气气息明显壮大了几缕。


      真气凝聚于眼,高飞深邃的眼神中闪烁着炙热的光芒,宛如一团火。


      他视线中的邓家老爷子,身上竟笼罩着一层诡异的黑气!


      怎么会这样?

      高飞愣住了。


      面前的黑气,明显给人一种很邪恶的感觉。


      难道是脏东西?


      邓家老爷子,突然睁开了眼。


      这一下子,周围的人都震惊了。


      “老……大伯,你终于醒了!”邓仁超眼中含泪,一副狂喜交加的样子向老爷子冲去。


      高飞暗自叹服,真演帝!


      其他人都赶紧上前,围拢住老爷子嘘寒问暖。


      只有高鸿比较老实,等他回过神来,打算上前的时候,已经没有有利位置,完全被排挤在了人群之外。


      最兴奋的无疑是张大师。


      邓家老爷子苏醒过来,可是他“浮屠十三针”建奇功。


      对他来说,这苏醒的不是人,是一座金山!

      发财了!

      他脸上刚刚浮出笑容,啪!

      耳光响亮!


      苏醒过来的邓老爷子,狠狠给了张大师一巴掌。


      随后,他竟一把拔掉了头顶上的银针,一把扎进了张大师脸上。


      猝不及防之下,张大师惨叫连连,脸上出现了一个个细小的血孔。


      这下子旁边的人可都吓坏了。


      “老爷子……老爷子精神分裂发作了!”


      刚有人嚎了一嗓门,邓老爷子已经龙精虎猛的一脚飞踹,将那人踢了个狗吃屎。


      转眼间,刚才还气定神闲的一帮人人仰马翻。


      邓仁超被薅住头发,使劲磕到了玻璃屏风上,血流如注。


      几个邓家老者,一个个被邓老爷子踹翻在地,哀嚎不已。


      八十多岁的邓老爷子,这会儿像是灵猴附体,无比的灵活,无比的暴戾,见人就打。


      最关键的一点,是没人敢反抗。


      邓家山是腾云集团的掌舵人,手里掌握的是上百亿的集团资产,谁碰了他一下,那就是把一座金山踢垮了。


      连刚才不可一世的邓仁超都抱头鼠窜。


      高教授更是被高飞拉到了一旁,免了一顿毒打。


      “请大师、赶紧请大师来,让老爷子恢复正常!”邓仁超哀嚎。


      几个黑衣保镖此刻上前,将狂乱中的邓家老爷子围拢,却迟疑不敢上前。


      “谁敢打我一下?老头子我八十有六,我掉一根头发,腾云集团都要抖几下!”邓老爷子像是换了一个人,有恃无恐。


      他话音刚落,忽然间一个人大步上前。


      一巴掌扇在了他额头上!

      邓老爷子一声惨叫,捂着额头一连退后几步。


      顶楼混乱的场面,瞬间安静。


      高教授看到出手的人,眉心处已见汗珠。


      出手的,竟然是高飞!

      他中指向下,食指跟无名指朝天,捏了个“镇灵印!”


      刚才他就是一印,烙在了邓老爷子的眉心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