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借你玉佩用用

作者:雪在烧 | 发布时间:2019-06-11 01:06 |字数:2052

      简富国心里一咯噔,女儿的话倒是提醒了他。


      这女婿的成长,一步步他都看在眼里,什么时候有本事救人了?

      或许刚才连蒙带骗,骗了邓家人一时,但真要让这女婿去救人。


      他实在不放心,万一又闯出大祸事,那真是天塌了。


      “你们邓家人,我们小市民惹不起。这事情,我们不管了!”简富国冲高飞使了个眼色。


      听到这话,邓林燕充满希冀的眼神仿佛火焰熄灭。


      她忽然一巴掌扇到邓仁超脸上。


      耳光响亮。


      “都是你做的好事,我爸如果死了,你从董事会你滚出去吧!”


      邓仁超捂着脸,眼睛里闪过惶恐之色。


      如果被赶出董事会,他什么都完了……


      “老人家,一百万,一百万的前期诊金够不够?”他掏出一张支票,强行塞到简富国的手里,抽搐的脸庞肌肉都快要流泪了:“帮帮忙啊,刚才都是我的错。我鬼迷心窍!”


      虽然他跟简富国年纪相当,这时候顾不上脸皮,“老人家”的尊称都叫出口了。


      旋即他又转向高飞:“大师,你赶紧救救我大伯。如果……真出了什么事,我们邓家绝对不会找你麻烦,责任我们自己承担!”


      他又是哀求,又是金钱攻势,又是一口一个保证。


      简家周围的邻居都看呆了,不少人纷纷录制视频——邓家人如此哀求一个人,这可是大新闻。


      “啧啧,简家真是要发达了!”


      “一百万啊,哎,这简家的女婿真有本事!”


      “简家这个女婿不显山不露水,没想到是个大人物!”


      一些窃窃私语传到姚方琴耳朵里,中年妇人精神一振,脸上神采奕奕,别提多开心。


      “粑粑,这叔叔干嘛呀。”囡囡被高飞抱着,眨巴眨巴如湖水般的大眼睛,盯着一脸沮丧的邓仁超。


      “小朋友,让你粑粑帮帮忙好吗?”邓仁超听到囡囡的话,忽然想到了什么,转而向囡囡哀求起来。


      他看出来了,高飞是个宠女狂魔。


      “额……帮忙?粑粑,叔叔好可怜……”囡囡听得迷迷糊糊,但是“帮忙”两个字的意思还是懂。


      “可怜?囡囡要不要跟粑粑一起,去救一个人?”被女儿这么一说,高飞口气变软。


      本来他就是故意想要晾晾邓仁超,其实有高鸿在一旁,无论如何他都会帮忙。


      “救人?粑粑真棒!”囡囡看向高飞的眼睛里,又多出了许多崇拜的小星星。


      粑粑唱歌棒,还会救人?


      粑粑要怎么样救人捏?


      小宝贝心里充满了好奇。


      高飞的话如同天籁,邓仁超暗自松了口气。


      “大师,这边请!”他不敢怠慢,赶紧带着高飞去开车。


      邓林燕跟高鸿紧随其后。


      “爸,这事……不靠谱啊。”看到高飞被邓仁超请走,简如梦有点急了。


      “我们跟去看看。”简富强心里也没底,他要盯着自家女婿,不能让高飞再闯祸。


      邓仁超带着高飞风风火火敢带兆祥大厦,几个金发碧眼的国外医生,正一脸焦急的等候。


      其中的主治医生看到高飞的样子后,惊叹连连,可真年轻啊。


      躺在床上的邓家山,虽然身体各项指标勉强达标,可血气很差,看上去脸上笼罩着一层死气。


      不久前还能呻吟,现在已经喉咙不能发声,再次沉沉的陷入了昏迷中。


      “这帮老外说爸没得救了……根本不知道怎么治!”邓林燕跟外国医生咨询了一番之后,心再次提到了嗓子眼,哀怨的看向高鸿。


      高鸿看向高飞,现在只能靠高飞了。


      “大师,一切都靠你了!”邓仁超亦步亦趋的跟在高飞身后。


      “囡囡,爸爸干活,你在旁边看着啊。”高飞温柔的将囡囡抱下来。


      小宝贝很乖巧,听到高飞的话点点头,穿着粉红色的公主裙坐在沙发上,两条藕白的小粉腿伸出沙发外晃着。


      “粑粑,囡囡给你加油。”囡囡没心没肺,从小荷包里抓出一包棉花糖,嘴里嘟噜嘟噜的吃着,含含糊糊道。


      搞定了女儿,高飞目光转移到了邓家山身上。


      他眉头微皱,真气凝聚在双眸,明显能够看到笼罩在邓家山身上的黑气,已经有了向全身扩散的趋势。


      只是在邓家山的头顶上,依旧贴着一张宣传纸画成的符箓。


      正是拿到符箓的存在,保证了邓家山此刻的生命迹象。


      只是这一幕,在众人的眼光中,无比的怪异。


      符箓,让人联想到一些神神鬼鬼的东西。


      气氛变得诡异起来。


      “……你们都出去吧,留下一个护士,高老师跟邓师母也留下来。”高飞淡淡道。


      离开?


      邓仁超有些不甘心,如果老爷子苏醒过来,第一眼看到的就是高鸿跟邓林燕……


      可面对高飞的冷峻神情,他暗叹一口气,不得已跟左培生等人离开房间。


      不然高飞如果治疗邓家山不利,随便丢口黑锅到他身上,他邓仁超背不起。


      “高飞?”跟着过来的简富国,迟疑的喊了一声。


      “爸,你放心。”高飞回头,瞥了简富国一眼。


      简富国跟姚方琴对望一眼,暗自叹了口气,只能退了出去。


      他们都看到了邓家山的情况,已是奄奄一息。


      事情到了这个地步,只能指望高飞出点奇迹。


      “姐夫,你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吗?”简如梦硬邦邦道,她觉得高飞是一条道走到黑,完全是在自杀。


      没想到高飞忽然上前,一把揽住了她的脖颈。


      这个动作无疑很暧昧,还是自己的小姨子。


      幸亏他岳父岳母已离开,不然又会爆炸。


      简如梦整个人身躯微微一僵,被高飞抚上的脖颈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借你的玉佩用用。”高飞轻轻一挑,简如梦脖子上挂着的玉佩已经落在了他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