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危险游戏

作者:雪在烧 | 发布时间:2020-04-20 22:22 |字数:2014

    具体的酒店跟房间名,高飞并没有听清楚。


      手机那头,江风呼呼的吹着,让一些声音变得零碎而模糊。


      好在江边的青山露天公园距离这里不远。


      高飞拦了辆出租车,直奔青山露天公园。


      “梦缘……酒店……”


      脑海里翻滚着酒店名字,询问了一下中年出租车司机。


      “是情梦缘酒店吧?那里可是中海大名鼎鼎的炮楼,有最好的情侣房,兄弟眼光不错!”中年光头司机,递给了高飞一个暧昧的眼神。


      最好的炮房?


      陆鹏,我艹!

      高飞现在杀人的心思都起了,心里面暗骂了一声,在出租车到达情梦缘酒店之后,大步往里面冲去。


      “……别那么急,我先准备点东西,给这女人拍个视频,到时候拿这个威胁她,以后她还不乖乖的给我们玩?”


      高飞一直拿着手机在耳边倾听,听到手机传来的这句话,他再也忍耐不住。


      “陆鹏!”情梦缘酒店一楼大厅里,高飞冲手机大吼。


      拿着手机的陆鹏,忽然手机一抖。


      高飞的话杀气腾腾。


      “怕什么?这样才够味,让他生气。我们玩自己的!这酒店下面,还有外面都有我的小弟,他就算知道这里也进不来!”马定发慢悠悠的吐出了一口烟圈,继续摆弄着手上的摄像机。


      在床上,半昏半醒的简灵犀已泪流满面的躺着。


      “她老公是个软饭男,吃了五年的软饭了,没事!”听了马定发的话,陆鹏心中大定,嘿嘿笑道。


      一想到高飞现在暴跳如雷,他脸上浮现病态的红晕。


      真刺激!


      “你做什么的?”高飞在大厅里的吼声,惊动了大厅里面几个黄毛青年。


      高飞没有搭理他们,径直往电梯里闯。


      “我大哥说了,这个点谁也不许用电梯!”其中一个黄毛,手持钢管冲上来,试图唬住高飞。


      身体里的真气流转,高飞身躯一阵温热,爆炸性的力量瞬间产生。


      砰!

      他双脚在地上一蹬,整个人飞扑出来,一膝盖犹如铁锤重重砸到黄毛胸膛。


      黄毛惨叫一声,胸骨处处折断,被一膝盖顶出几米远,吐血昏迷。


      跟在黄毛身后的两个流氓直接惊呆了。


      面前的高飞,仿佛嗜血猛兽,身上散发出的铁血气息令他们打了个寒战。


      等他们回过神来,高飞已闯入了电梯里。


      到了三层,高飞每个房间踹开,一通寻找。


      结果他在中间的一个房间门口,看到几个身穿健硕,像是混混的青年人守着。


      此刻,这几个人一个个神情兴奋,趴在门缝里面不断往房间里面张望,神情暧昧的说着什么。


      高飞靠近的时候,隐约听到这几个人在说什么“美女、迷药、录像……”


      他脑子里瞬间有了一些不好的画面。


      肯定是简灵犀个蠢女人被陆鹏下药了,人就在房间里!

      高飞心里面的那个憋屈。


      泥菩萨尚有三分土性,更何况他的女人被人如此对待。


      “你是谁?”


      高飞刚靠近,有个混混发现了他,上前阻止。


      可这混混手刚一碰到高飞,高飞的手如同铁钳卡抓住了他。


      咔嚓几声脆响,混混的整个手掌指骨被高飞硬生生掰断。


      那混混痛不欲生,眼泪都流出来了,一只脚向高飞猛的踹过去。


      “放开我……”


      他话还没有说完,踢出去的脚被高飞硬生生踹开,不仅如此,高飞踹过来的脚仿佛铁锤砸下。


      这混混捂着肚子,鲜血混合着胃部痉挛的呕吐物一起涌出。


      马定发带着的这帮混混,经常跟着马定发一起打架,做一些不法勾当,每个都是街头厮杀的老手,平时都很凶悍。


      可此刻他们碰到了更加凶悍的高飞,宛如土鸡瓦狗。


      高飞下手毫不留情,手指如刀,或者砍在他们喉咙上,或者将人踹得骨折。


      一路过去,不顾真气急剧消耗,闯了进去。


      高飞这几下子,其实不过是几个呼吸间,闯进房间里的速度极快。


      此刻房子里的陆鹏,呼吸急促,身体兴奋的快要爆炸。


      从他设计将简灵犀骗出来,他心里面一直反复梦想着面前的这一刻。


      五年来,他第一次如此暧昧的靠近简灵犀。


      终于今天要圆梦了!


      “贱货,这是你自找的,高飞个软饭男哪点比我好?嗯?现在后悔来不及了!”看着流泪的简灵犀,陆鹏笑容狰狞。


      “你放心,我给你下的药,只是让你浑身瘫软不能动,你任何感觉其实都存在的,待会好好爽爽,宝贝。”陆鹏一边说话,一边拿出了蓝色小药丸,嘿嘿的吞咽下去。


      他并不是第一次做这种事,但是今天这事对他意义重大,他一定要保持最好的体力。


      “鹏哥,待会注意镜头角度!”背后的马定发,摆弄着三脚架上的摄影机,提醒道。


      两个狼狈为奸的流氓,相视一笑。


      到了关键时刻,陆鹏并没有急躁。


      面前的尤物,是他五年来朝思暮想的女人。


      他需要好好享受面前的这一刻,就像是猫抓老鼠,要将老鼠挑逗个够才会伸出獠牙。


      因为药物的缘故,躺在床上的简灵犀完全不能动弹,脸色因为畏惧、愤怒而潮红。


      她努力不让自己闭上眼睛,长长的睫毛抖动,配合躺在床上的s曲线身材,反而有种令人冲动的奇异魅力。


      陆鹏颤抖着将手,贴上了那一段裸露出的雪白小腿上。


      他手指颤抖,仿佛在摩挲着史上最精美的瓷器,一边惊叹着简灵犀光滑细腻的皮肤,一边对高飞愈发愤恨。


      就是这样的尤物,竟然跟了高飞那个废物整整五年。


      简直暴殄天物。


      现在终于落到了他手上。